与嫂子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是让我悔恨!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5-15 13:35:37

 
       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乡村欲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我恋上了我嫂子。如果这是命中注定,那就让这场乡村欲爱来得更猛烈些吧。面对乡村欲爱,我想要将嫂子彻底占有。面对乡村欲爱,我终于按捺不住要对嫂子下手。就在那个阴雨天,因乡村欲爱而失去理智的我,把嫂子强压在麦田,双腿摆成M型。
        天空是灰色的,周围的山上黑云密布。不久就要下雨了。我看了看书,又到教室里去通知学生放学。今天上课只有我一个人,关上门窗后,我匆忙赶回家。嫂子说她今天要去割麦子。我到了门口,开始下起雨来。我愚蠢的哥哥坐在屋檐前的小长凳上,伸出手看到屋檐雨水中滴落下来,张着一张干瘪的嘴,脸上挂着一丝微笑。
        我问,‘我嫂子还没回来吗?“我哥哥擦了擦脸上的雨水,结结巴巴地说,”地里。.....地里....。割麦子,割麦子。“我走进房子,拿了两顶草帽,跑到房子后面小山上的地里。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对我的小姨子有了不该有的乡村情欲。一大片麦田三面环抱着树林。当我走近的时候,我看见我的嫂子在大雨中急忙把一捆捆切好的麦子堆到地边上一间破旧的茅草棚里去了。我喊着我的嫂子,递给她一顶草帽。然后拿起一捆小麦,堆在小屋里。雨下得越来越大,转眼间,排水沟里积了一股黄泥。嫂子还要去抢收麦子,我牵着她的手,虽然她每天做农活但是嫂子的手还是很软很光滑。我嫂子甩开我的手,焦急地说:“雨一浸湿可就腐烂了。“为了不再让我的嫂子在雨中出去,我从后面抱住她,坐在干草上。我嫂子看见不远的田野里有来自同一个村子的人都在抢收麦子,她的面颊红得像成熟的桃子,我已经沉浸在这个乡村爱情的渴望中很久了。我真的很想跳起来咬一口。嫂子羞怯地低声说:“放开我,我是你的嫂子。””
        我只好放开手,尴尬地说:“你坐,嫂子。”…剩下的我来。“地面上的泥土被突如其来的雨水浸透了,每一脚踩在上面,它都能陷进脚里。我一只脚深一只脚浅的脚跑来跑去,我的嫂子笑着梳理着长长的湿漉漉的黑发。这样的嫂子真漂亮,我的嫂子是我的女神。
        我收完麦子后,雨还在下,我全身都被雨水淋湿了。雨水不停地从身上滴下来,鞋子都是泥巴。收完麦子,棚子里全是小麦,剩下的空间也不多了。我坐在我嫂子旁边,背靠着干草。当我的嫂子看到我的衬衫在滴水时,她忧心忡忡地说你把衣服脱下来,我帮你拧干再穿。我犹豫了一会儿,脱下了衬衫。嫂子接过衣服,拧干再穿。
       每当我和嫂子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都忍不住看着我的嫂子。她全身湿透的薄衣服紧贴着她白皙的皮肤,她很少穿胸围,丰满挺直的胸部形状也被完整地描绘出来了。胸部上的两颗粉红色的花蕾可以看得更清楚,散发出无限的魅力。我嫂子脸上带着羞涩的笑容。面对如此美丽的风景,我忍不住脱口而出:“嫂子,你真好看。我嫂子把拧紧的衣服扔向我,生气地说:“你没什么可说的,是吗?”“我说的是实话”我的话里绝对没有骗你。面对美丽的嫂子,我想沉入乡村的爱中。“好看又有什么用呢?”我嫂子伤心地叹了口气,“就像你哥那样.....。如果你不在家,只怕处处受别人欺负”。“嫂子是我们的家人对不起你,我对你感到抱歉”。我道歉地说”。我嫂子痛苦地笑说。“你别那么说呀。这都是命中注定的。这不能怪任何人”,雨小多了。我嫂子站起来说:“回家去吧。
“还下这呢。”我放纵了我的自私,想和我的嫂子单独呆久一点。尽管我暗恋这我嫂子,但我不想把流言蜚语带给我嫂子。我只能珍惜与嫂子独处的每一次机会。我的嫂子似乎明白我的意思,又坐了下来。我打喷嚏。我嫂子把手伸到我的额头上说:“也许我感冒了。”我摇了摇头说:“没关系。”“你今年22岁。“嫂子捏着手指问道。我点了点头。“长山村杨家那个杨小莜你记得吧,便是妈以前说的你小时候老是要她做你媳妇儿的那个丫头,听说还没有许配人家,明天我去找许大妈给你说媒吧。小姨子笑着说,“我初中的时候就没见过她了。”如果她像嫂子一样美丽优雅,我我就娶她。“事实上,我的嫂子也知道,我对她的感情并不局限于我的家庭。但是嫂子和小叔怎么能做不道德的事呢?虽然我已经爱上了她,但我知道我的嫂子一直在试图避开我。嫂子生气地捏着我的胳膊。“你闭嘴,把我牵扯进来干什么。”“我全神贯注地看着我的嫂子,她悲伤地看着我,雨停了,寂静无声。
       我和嫂子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不认识啊?”嫂子回过神,佯怒说。我的眼睛一动不动。虽然我们身处山区的偏僻地区,但没有一个出生的女孩是丑的,而且她们中的许多人已经嫁到了县城去了。但是在这个地方没有一个女孩能有我嫂子好看。她的清香,雪似的白洁肌肤,深邃的眼睛,红润细细的嘴唇,以及丰满挺拔的胸膛,纤细洁净的身躯,无限感性的身材的诱惑。这么漂亮的女人,你真的要和我愚蠢的哥哥共度余生吗?我哥哥不仅笨,而且根本没有性能力。我嫂子和他的婚姻显然活守寡妇。嫂子是个生理正常的女人。俗话说,女人三十岁像狼,四十岁像老虎。嫂子今年刚过三十岁。我真的无法想象嫂子在过去的六年里是如何度过的。一想到这一点,我的心里出现了一丝怜悯之情。“我给你一个拥抱,嫂子。”我小心翼翼地说。
       嫂子的脸像苹果一样红,性感而迷人。她没有说话。慢慢地转过身,合上眼睑。我知道我嫂子在默许我。我轻轻地从背后抱住嫂子纤细的腰,胸前紧贴着她的背,把头靠在嫂子的长发上。我的嫂子全身微微颤抖。因为衣服湿了,我感觉到我嫂子的体温和我白皮肤的柔软度。所有这些都刺激了我敏锐的神经。这样待了两分钟,我嫂子一动也不动。我哥哥从来没有给过她爱,我想我的嫂子也一定想要一个男人来爱她,宠她,只要我的嫂子愿意,我就会去承担这份爱了。即使这种爱是不道德,我也会不遗余力。我扬起头,嘴唇贴在嫂子如同白瓷的脖子上,享受着那里的温度。我的手平静地向上移动,抚摸着我嫂子的每一寸皮肤。嫂子皱着眉头,身体更加剧烈地颤抖。我知道我在亵渎我崇拜的女神。但是因为爱。我的嘴唇在我嫂子温暖的脖子温存,我的手移动得更快。
       我把手放在嫂子胸前一对高耸的山峰上,慢慢地把它们握在手心里。刹那间,一阵电的放松和快感涌向了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我嫂子的面颊越来越红了,她那美丽诱人的嘴唇微微张开,喘不过气来。“嫂子,我爱你。”我伸出舌尖去摸她的耳垂。我的手自下而上解开了嫂子的三颗纽扣,手指一点一点的在嫂子细滑的肌肤上攀爬,终于我到达了那神驰已久的饱满挺拔的酥胸。“不,不”嫂子似乎拒绝回复这句低语,相反,我被爱的欲望烧着了。随着我嫂子的低语,我被对她爱的渴望压倒了。在这片麦田里,在这间草棚里,我把嫂子压在地上,把腿摆成M形。
上一篇:和姐姐大人同居的日子 姐夫在浴室让我丢掉羞耻
下一篇:性与爱的挣扎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